html模版






標題

無家可歸的人.....20點


問題


請問要如何幫助無家可歸的人呢??這是我學校的報告...不過我找不到資料...資料越多越好,最好要有A4紙兩頁多~如果沒這麼多也沒關係,至少1頁~拜託各位大大了@@"


最佳解答


台灣找不到此類的報導,人心????? ------------------------------------------------------------------------------- -------------------------------------------------------------------------------- 【大紀元9月25日訊】(美國之音記者:奧沙利文2005年9月25日洛杉磯報導)有關官員說,美國洛杉磯有9萬無家可歸者。當地政府、慈善機構以及工商界都在努力解決這一問題。有的組織捐獻食品,有的則提供臨時住所或者心理諮詢服務,其中有一家名叫凱瑞薩利斯的慈善組織,他們幫無家可歸的人找工作。 *洛杉磯流浪問題更隱蔽* 洛杉磯和紐約這兩座城市的無家可歸者比美國其它城市都多,不過慈善機構凱瑞薩利斯的阿德萊.沃爾特曼說,洛杉磯的問題更隱蔽。 沃爾特曼說:“儘管人數差不多,但是紐約的無家可歸者都集中在人口聚居區,比方說,要是你住在曼哈頓,哪怕是在帕克大道,走進你的高級轎車的時候你肯定能看到路邊坐著無家可歸的人。而在洛杉磯呢,這裡的2萬5千無家可歸者分佈在城裡的貧民區,大部份洛杉磯人從不開車經過這一帶。” 沃爾特曼所說的這個地方大約有30個街區那麼大,是洛杉磯無家可歸者最大的聚集地。不過洛杉磯其它地方也有零散的街頭流浪者,比如一些海濱社區還有數千名無家可歸者,其中包括聖莫尼卡以及附近的洛杉磯市議會議員比爾.洛森德爾所在的威尼斯海濱社區。 *造成無家可歸原因多樣* 洛森德爾從前是一名社會福利工作人員,還當過電視主持人,他來到一家梅斯利奇公司擁有的商品購物中心,這家公司還承包給凱瑞薩利斯慈善機構下屬的公司一項清潔業務。洛森德爾說,無家可歸者原因多種多樣,有的是精神疾病,有的是酗酒或者吸毒。 洛森德爾說:“情況多種多樣,但有的人長期流落街頭,我們就要通過各種途經幫助他們,你今天看到的就是個可行辦法。” *幫助流浪者告別流浪生活* 洛森德爾所指的是幫助無家可歸者找工作,讓他們覺得自己有用,掙了錢又能買吃的或者去租公寓。 海蒂.奧林格婚姻破裂後開始流落街頭,她說,好多無家可歸者都開始吸毒或者酗酒,不過這是無家可歸人容易染上的不良習慣,而不是造成他們無家可歸的原因。 奧林格說:“我發現其中很多人根本就沒人過問他們的公民權利,好多人對這些無家可歸者視而不見,其實完全可以幫他們一把,可是人們看他們的眼光就好像他們是垃圾,是破爛兒,時間長了,這些流浪者也就形成了自暴自棄的心理。” 現在,奧林格的生活已經改變。她在有關方面的幫助下找到一份當門衛的工作,努力讓自己過好每一天。 *公共基金有限* 那些幫助無家可歸者的工作人員說,這方面的公共基金實在是太有限了。洛杉磯市議員洛森德爾表示公共基金會增加。對加州百萬富翁征收所得稅的1%就是用於包括為無家可歸者提供精神治療。這項動議最初是由當地市民發起的。 凱瑞薩利斯慈善機構的阿德萊.沃爾特曼說,這麼多人流落街頭,問題的確很嚴重,但是他的慈善機構會盡最大努力幫助無家可歸者。 沃爾特曼說:“任何事都一樣,需要互相幫助,幫一個是一個,無論對方是男是女,或是整個家庭,對他們說,『我們能為你做點兒甚麼』。最讓人感到欣慰的就是我們凱瑞薩利斯慈善機構有時候會聽到對方這樣說,『我也想自食其力,想重新被社會接納,可是我不知道究竟該怎麼做。』” 沃爾特曼慈善工作的成功率是93%,他說,這是因為這些無家可歸者願意得到幫助,願意重新振作起來,他們只需要有人能拉他們一把。 ---------------------- ----- 不,我不怨了 作者/筆名 dApH / 佩斯 文章類別 小說 發表日期 2003-03-19 15:43:17 文章摘要 文章內容 -- 緊緊地抓著水壺,我從帳棚中走了出來,現在我的身分是無家可歸的難民吧? 幾個月前高高興興的從家中搬了出來,用我三年工作中的存款買的房子,竟然在一瞬間像泡沫一樣消失了,誰會猜想到我自以為堅固的小窩,就在地震中倒塌了。我的前途似乎是一片茫然。 “少年仔,早餐吃了沒? 我們這裡剛煮好新粥喔,快點” 是某些愛心團體派來的人員吧? 從那天凌晨過後,一大群不認識的人潮瘋狂的擠進這小小的社區中,在哭嚎中分發食物,毯子,帳棚,水,但我不是貧民,我不是難民,我只是暫時性的失去一個住處的居民而已。 這幾天白天熱,入夜冷,夜裡,哀嚎哭泣聲不斷,我躺在帳棚中,翻來覆去,總是無法成眠。是一場夢吧? 這怎麼可能會是真的,就在幾天前,我還翹著腿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在床上翻著報紙小說,而現在我卻連上個廁所都要在人群中排隊,多諷刺。不不不…我現在應該是在家裡看著電視上搶救災難的現場直播,然後覺得於心不忍的撥起電話捐款,在安安穩穩的躺回床上好好的迎接我的明天,不是嗎? 是惡夢吧? 那就讓我醒來吧! 枕頭,似乎有點濕…外面的狂風,怎麼也停不下來… “少年仔,睡不著嗎? 介意我進來躲一會兒雨嗎?”一個面熟的中年女子手上握著兩個熱水瓶,在帳棚門縫中輕聲的問。 “趕快進來,我沒關係”我起身拿了條毛巾遞了過去。 “謝謝你…這颱風來得真不是時候吧,喝點熱茶吧,我剛去拿的”那位太太遞了杯茶給我。 熱茶的熱氣裊裊飄起。 “啊! 我一直覺得你很面熟,你是義工吧? ”我恍然大悟。 “嗯! 我跟我先生都是慈濟的義工”她輕輕地笑著。 “是嗎?”我喝了一口熱茶,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我對義工們沒什麼好感,這幾天中,不乏有人來安慰我,要我看開這件事。似乎我的無助痛苦能在他們三言兩語中平復,整個事情帶給我的衝擊,只要看開就不算得了什麼。人們的安慰是我需要的最後一件事,他們根本就不了解一點點我現在的感受,又為什麼要裝得一副他們其實比我還要痛苦難過呢? “當大地震發生時,我先生只有「救人」的念頭,我家在台北,可是他一聽到哪裏的 山區沒有食物,馬上就急著開車載著物資出發,遇到山路不通,就下車把物資背上去,我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女子自言自語得開始講了起來。 我沒接話。 “不只是慈濟,許多各地來的人,他們的衝力,讓我既擔心又感動,我只能叮嚀我那些師姐師兄們:「山崩了,注意安全,路壞了,要小心!」,他們的熱情,怎麼也停不住”女子輕輕地笑著接了下去 。 “巡視簡易屋工地時看到一群參與工程的人,他們問我們是從哪裏來的,我們就說:「我們從台北下來的,跟著師兄來的,來為鄉親出點力是應該的!」我先生總搶著說:「師父,不要忘了我,不要讓我沒事做!」,很傻吧?”女子笑得甜甜得說 。 我聽著她說,我只覺得一切都有點像故事,而我不是故事中的人物,只是個聽眾。 “最讓我難忘的是一對年輕的夫妻在一具遺體旁蹲著,太太掀開被單,一個約莫五歲的 小女孩的臉露了出來,滿是污泥,卻是一臉安詳。她應該是在甜美的睡夢中被奪走小生命的吧!媽媽再把被單往下抓,小女孩子右腳掌不見了,媽媽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掉下來了。”女子講的時候都有些哽咽。 我那失落的神經,似乎也被刺痛了一下。 “我先生最近常一天睡不到兩三個小時的忙著找事做,我一天也看不到他幾次,每次都是在不同的災民的幫助下找到他,我忍不住說了他,災民的確是可憐,但也要照顧好自己啊! 他卻跟我說,看到這樣悲慘的災情,那種感覺就像三十年前疼愛他的父親往生,他的心都空了、碎了;但現在的他比以前堅強多了,當悲傷的感覺來襲,他就告訴他自己:要趕快做,和所有慈濟人好好努力,幫助災民早日安頓身心。想到最近天氣不穩,災民餐風露宿,下大雨也不知要往哪裏躲,所以要趕快將屋子搭建起來,幫助災民們重建家園。唉,他那個人就是這樣子。”女子苦笑了一下。 “可是你心裡不是那樣想的吧?!”我忍不住接了話。 “嗯,其實,我真的好以他為榮喔”女子又甜甜的笑了起來。 看得出來,女子對自己先生的那種依賴和光榮。 “你們這一區的鄉民也讓我好敬佩呢,幾位鄉民一見我們來發放,忙說:「我們只是缺水,其他的都還好。物資留給更需要的人。」他們雖身在困苦,心理卻是康泰,直說:「夠了就好。」, 我看了好感動喔”女子笑笑的對我說 。 “那可不是我,別那樣看著我”我心想,村子裡的人,比我堅強多了 。 “哎呀,雨停的差不多了,不好意思阿,耽誤你那麼久,不早了,你也應該好好休息一下了,你要撐下去阿,你還這麼年輕,一定比那些老人容易從災難中走出來吧! 真的不好意思,讓你聽了我那麼久的嘮叨,謝謝你阿少年仔”說完,女子就走了出去 。我還來不及向她說聲晚安。 不知道是什麼感覺,最近纏繞在我身邊的壓迫感,在女子離去後,似乎減輕了很多。我有預感,今夜,會比較容易入眠。 早晨,我找到了那位中年女子,交給她一紙袋。 “我失去的是我可以賺回來的,這些錢請拿去幫助更需要的人。”有一點點痛心,可是,我應該不會後悔吧,我想。 “明天,你們還會不會來?”我問。 女子笑了笑,大力的點著頭。 我也笑了,就像我說的,我不是難民、不是貧民,只是一個受災的人。這種黑暗的時刻,我也是需要人陪的。我突然覺得,只要人平安,還有一口氣在,事業、家園…人生的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2005-10-10 13:04:28 補充: 字印大一點


其他答案


這有類似的??http://qoozoo20140926.pixnet.net/嗚..篩選內容並翻成英文後..連1頁都不到XD..."汗2005-10-1014:26:18補充:雖然說是報告,但是老師好像說要用寫的....Orz..【大紀元1月2日訊】(美國之音記者德萊頓報導)最新研究顯示,美國無家可歸的人口構成發生了重大改變。估計現在無家可歸人口數字在70萬到200萬之間。在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許多無家可歸者都經歷了惡劣命運和比現在更糟糕的經濟狀況。但是在研究了1980年以來美國中西部密蘇裡州的聖路易斯市無家可歸者的情況以後,華盛頓大學的研究人員說,現在的問題更加複雜了。*少數族裔加入無家可歸行列*過去的無家可歸者通常是酗酒的白人男性。但是,從80年代開始,更多的少數族裔開始加入無家可歸者行列。80年代開始發生的另一個變化,就是女性和兒童也開始成為無家可歸者。華盛頓大學心理學研究人員諾斯研究無家可歸者已經有20多年了。她從80年代初開始採集無家可歸者的人口狀況信息,然後分別在90年代初和最近的21世紀之初繼續進行了收集工作。多年來,在無家可歸人口問題上,有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是,從80年代開始精神病人不再住院以後,精神不正常的人就在流浪街頭的無家可歸者中佔了最大的比例。許多無家可歸者被認為是精神不正常,患有精神分裂症或者躁鬱症。但是諾斯指出,情況並不是這樣。有些無家可歸者確實患有上述病症,但是遠遠不如人們想像的多。*一成人有精神分裂症*諾斯說:“精神分裂症患者比例根本沒有百分之百。更大的可能性是其中5%到10%患有精神分裂症。這已經是高比例了。在正常人群中患精神分裂症的人比例在百分之1%到2%,也就是說100個或者50個人中有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那麼無家可歸的人中精神病患者到底有多少呢?諾斯說,這取決於如何定義精神病。如果把酗酒吸毒包括在內,那麼大部份人確實都有心理問題。諾斯說:“他們首選的毒品當然是可卡因。但並不是所有種類的可卡因,幾乎毫不例外的都是強效純可卡因。”諾斯指出,就像說所有無家可歸者都患有精神病一樣,說所有無家可歸的人都吸食強效純可卡因也是過於一刀切了。她說,成為無家可歸者有很多原因,很難確定什麼樣的人是典型的無家可歸者。*很多人是癮君子*諾斯說:“無家可歸者在少數族裔中比例尤其高。而白人中一些亞群體有著更高的精神病患者比例。所以,有不少群體都顯得各不相同。但是,如果把一個數據庫進行平均以後,一個典型的無家可歸者的形像就是30多歲,有著一年左右的流浪生活,很大程度上可能在煙酒毒品等方面有癮的人。”諾斯說,由於無家可歸者中存在大量癮君子,這就意味著即使在節日期間給無家可歸者現金也不是明智之舉。她主張把錢捐給為無家可歸者提供幫助的機構。那樣的話,錢更可能被用於真正幫助無家可歸者,而不是讓他們已經存在的問題更加惡化。參考資料:http://www.epochtimes.com/b5/5/1/2/n766973.htm


以上文章來自奇摩知識家,如有侵犯請留言告知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051010000014KK05683

049A2A7CEA903EA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73rj91h 的頭像
f73rj91h

為何發生921大地震

f73rj91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